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原创]过去的故事-到龙门港去  

2011-06-10 23:34:57|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日,我邀请朋友一起到龙门渔港品尝北部湾的大青蟹,于是登上了从钦州小港到龙门的渡船。木制的渡船并不很大,十来个人坐在舱里便觉得有些拥挤。船尾机嘣嘣地叫着,绕过一座小岛,就钻进了黄茅海茂密的红树林中,大片大片郁郁葱葱的红树并不高大,刚刚没过我们的头顶,因此眼前便呈现一道道巨厚的绿色墙壁,墙壁的根基是密密麻麻的红树枝干插在水中,木船就在丛林间窄小的水路中穿行。在红树林中行船非常惬意,仰头看看兰天,有几朵白云静静地浮动,海风轻柔地从树顶飘过,吹拂在脸颊上,感到一丝丝带着潮湿的凉意,淡绿色的海水,被船底划出两条胡须一般的波纹向左右延伸着,船尾机欢快地唱着小曲,左转转,右转转便穿越了红树林进入到开阔的航道区中,水变得深了,船主加大了油门,小船开始奔跑起来,大约两只香烟的功夫,龙门港外的小岛就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岛前的水域中漂浮着几座巨大的网箱,鱼民的木屋就搭建在网箱上,他们静静地蹲在网箱上提起一串串吊养的大蠔或扇贝,仔细地观察后再放回水中,就像农民们在田地中除草一样精心。每走到一座网箱旁边时,乘客们都不由自主地向劳作着的鱼民挥手:

“喂!今年的大蠔长势好吗?”

“很好呀!有空就过来吃吧!”

龙门港的渔船阵已经开始出现了,它们就藏在那个小海湾中,到底有多少条船,数也数不清,一条紧靠一条,笔直的桅杆如同冬季的白桦林一般,密集地挡住了一片兰天。船上的男人们整理着渔网,梳理着绳索,妇女们则涮锅洗碗,生火烧饭,那片水上村庄里和陆地村庄并无两样,一样的炊烟袅袅,一样的熙熙攘攘,一样的欢声笑语,同样上一个生机勃发的欢乐之国。

船靠定了石砌的码头,一行人鱼贯上岸,我们就随人群拐弯抺角地进入到闹市之中。渔村的街道像个大写的 Z 字,从头到尾十几分钟就可以走通,然而,沿街的店铺却非常拥挤,杂货店、渔具店、小百货店、布店、书店、食品店、小饭店,犹以渔具店和小饭店居多。不管店大店小,货架上都是那么玲琅满目,串店的顾客也川流不息,可以看出顾客中不乏外地客商或游客,因为他们穿着笔挺的西装,提着时髦的密码箱,这条街道的繁荣景象真的出乎了我的意料。

我们进了几家小饭店,朋友都觉不够满意,不是餐桌拥挤,就是不够洁净,好容易在 Z 字的拐角处找到了稍大的一家,桌椅还算光洁,客人尚未坐满,便拣了一桌坐定,老板满脸堆笑地走过来:

“两位想吃点什么?我们这里有鱼、虾、大蠔、干贝……”

“都不要,我们是专程来吃青蟹的”没等老板报完他的鲜货,我就抢了话

“好好!有呀,现在的青蟹正肥,只是价格稍贵了一点!哈哈!”

“是吗?多少钱一斤?一只大约多重?”我问

“35块一斤,每只大约一斤半”

“好吧!要两只满黄的,懂吧?”

老板跑到后院去取蟹,我们点起香烟慢慢地吸着

“喂!两位 是从北 啊北方来的吧?”邻桌一位喝酒的客人朝我们问话

“是!你是当地人吧!你们这里好热闹呀!”朋友说

“我是从防 城 来的,就住在上坡 那个旅馆里” 他说话时带着几分醉意

“来做生意的?”

“没有,是来玩 的”

“这么小的地方还要住下来玩吗?”

“不!是我们几个朋友约好 到这里 来 玩牌的”

“为什么玩牌还要到这儿来?”我不解地问

“这 安全呀!住 得挺好,吃的 也不错!”

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是他们是来这里赌博的,他独自喝了很多酒,看来已经醉了,好像还想和我们说些什么,但见我们已经背过脸去,不想再和他交谈,只好又去喝他的闷酒,估计他是一个输了钱的赌徒。

“青蟹两只来了!”一个服务员把一个硕大的盘子放到我们面前,看去每只蟹都有乒乓球拍那样大小,两只大钳犹如钳工们常用的克丝钳一样坚硬,八条横行的大腿几乎都像我的食指一般粗壮。见到如此硕大的蟹哪能无酒?于是我们也要了两瓶啤酒用以助兴。服务员递过一瓶竹签,又帮我们打开蟹脐、蟹壳,缷掉腿脚说:

“请用!”他就走了

于是我们便喝着啤酒,大嚼起来,那蟹黄很实、很硬却很香,蟹肉细腻而且嫩滑,蘸一点调好的姜、醋、蒜蓉计那叫一个爽。爽到极致时我才发现,吃大青蟹远比吃大闸蟹或其它蟹痛快,因为,只要把牠的外壳打开,用竹签一挑,大块的嫩肉就可以到口,无须像吃其它蟹时要剔半天才有一点可吃,让人急得上火,甚至一些性急的人还会连壳带肉一起咀嚼,弄得满口碎屑,竟品不出蟹肉的鲜美。蟹太大了,尽管肉和黄都极鲜美,真想把它一股脑呑将下去,充分满足味觉器管的愿望,可是,肠胃却无法容忍,无可奈何,只得把十六条大腿和两只大钳打了包带走。

一百多块钱换了个肚园、解了个嘴镵,可笑的是,也像那个赌徒一样带着三分醉意走出了Z 字形繁荣的闹市,登上了回程的渡船,告别了龙门渔港,告别了网箱上期待我们去品尝大蠔的渔民,再次钻进那郁郁郁葱葱、生机勃勃的红树林中的羊肠小水道。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