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原创]焱老弟  

2011-06-26 15:03:11|  分类: 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

国庆节很快就到了,早晨焱老弟和淑萍登上了公共汽车朝XX矿区驶去。

淑萍的父母一早就起来忙着收拾屋子,准备茶饭为的是迎接女儿和小申的到来。将近中午时分,他们听到敲门声,便高高兴兴地出来打开院门

“伯父、伯母好!”焱老弟恭恭敬敬地向两位老人行着鞠躬礼

“好好,快快进屋吧!”

大家进屋后,淑萍跟母亲走进厨房,父亲便和焱老弟寒喧起家常,一阵锅碗瓢盆交响之后,听伯母喊道:

“到餐厅来吧!准备开饭了。”

餐厅不大,木质园桌上摆满了淑萍妈妈亲手烧制的各种菜肴,还有几瓶啤酒和一瓶白酒。

“小申,你想喝哪种酒?”伯父问

“哪种都可以,我陪伯父吧!”

伯父心中好高兴,看起来像个粗人似的小申,原来很懂人情,也很细心。他打开那瓶“尖庒”说:

“我们先喝白酒吧!”

“好!”焱老弟边说,边站起身抢过酒瓶为伯父酙满一杯,又对伯母说“伯母也喝一杯吗?

“不!你们喝,我和淑萍喝点啤酒”伯母说着,心里也颇为高兴,原来小申还是一个文质彬彬的小伙子。淑萍看着焱老弟的表演也非常满意,她知道,一路上她教他的那些事,他都记在了心里,而且在认真地执行着,她并没有说话,只是抿着嘴微笑。

大家推杯碰盏,布菜添汤,轻言细语,酒足饭饱。喜气洋洋地吃罢午饭,伯父忽然对焱老弟说道:

“听淑萍说你相棋下得不错!我们玩一会好吗?”

“好!请伯父指教”

于是,他们摆开棋盘开始了对奕。一个出车,一个跳马,一个架炮,一个攻卒,不知伯父是因为酒醉思迟,还是焱老弟的确技高,几步走过,伯父竟然丢失了许多干将,老帅被围在城中东躲西藏,还时时受到致命的威胁,此时,焱老弟便得意忘形起来,他一只手撑住下巴,哼起了小曲,伯父心中愈是着急,他则愈显神气十足,伯父被他刺激着,气恼之下把一个马捽在棋盘上,站起身:

“不下了!”转身向卧室走去。

焱老弟被这一举动惊呆了,自语道:“这老总怎么急啦!”。

要说这都是因为酒给他惹的祸,可晚上的事该怎么说呢?睡前,焱老弟在客厅中和伯母聊天,淑萍对他说:

“你洗把脸,泡泡脚吧!”

“好的!”

“脸盆在卫生间的盆架上,是红色的,脚盆在下面,是兰色的”淑萍补充说

于是焱老弟朝卫生间走去,洗罢脸,倒掉水,又端了一盆热水到客厅,便坐在沙发上泡起脚来。这时伯母再去卫生间洗脸,咦!怎么脸盆不见了?走进客厅一看,原来它正在焱老弟的脚下!她无奈地摇摇头,叹口气,只好先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中。一会儿淑萍走进客厅责备他说:

“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脚盆是兰色的!”

“哎呀!对不起,我忘记了。我在宿舍里洗脸和洗脚都是一个盆,习惯了,真该死!”他尴尬地抽出双脚,端起盆跑回卫生间。

这一夜大家睡的都很安宁。第二天早晨,淑萍帅先起床来到客厅,随后焱老弟也揉着睡眼走进来,坐在沙发上,细心的淑萍发现焱老弟脚下的袜子一正一反,就对他说:

“看你!把一只袜子穿反了!”

“嗯!我去把它翻过来就好了!”焱老弟回到了他的卧室,一会儿走出来又坐在沙发上。淑萍再看时,不尽大惊,他脚下的两只袜子仍然是一正一反。

“哎呀!你可怎么好呀!一只穿反了,你却翻了两只,结果还是一正一反!”

不得已,焱老弟又一次回到自己的卧室。

早饭时,伯父对伯母说:

“一会儿我去矿务局找个人把咱家的煤拉回来。”

“拉什么煤?我去吧!”焱老弟听说后立即主动请战

“是矿上配给职工的,不用你去,我会找到人帮忙的”伯父说

“还是我去吧!我有一身的力气,呆在家里还不舒服呢!”焱老弟再次请战

“既然是这样,你就去吧!”

于是伯父带他走到院子中,拉上昨天借好的两轮板车,朝矿区走去,指示他把堆场第二排左起第四堆煤拉回家就行了。焱老弟兴高采烈地跑到堆场,找到伯父指示的那堆煤,然而,当他看到旁边的一堆煤要比伯父说的那堆大一些时,心想,反正是拉一堆,何必不拉大一点的那堆?便挥舞着铁锹装起车来。当真他身上的汗还没有见面,一大堆煤就被他拉回来倒在小院中。伯母正在为他备好热水洗脸的当儿,便有人急促地敲他家的院门,伯母忙出去把门打开

“你家拉错煤了吧!怎么你家的煤还在堆场,家里就有了一堆?我们还没拉,堆场上的煤却不见了?”一位大妈对伯母说

“是吗?我回去问问好吧!”伯母回到屋里问焱老弟“小申呀!你是不是记错了煤堆呀?错把人家的煤拉回来啦?”

“没有,我是故意拉的这堆,因为我看这堆比伯父指给我的那堆多,按先来后到,我到在先,是有资格挑选到大堆的!”焱老弟理直气壮地回答了伯母的问话

“不对呀!矿上分配补给煤是按家庭人口定的,人口多的户,分配的要多一些,所以那大堆煤是别人家的。”

“原来是这样的!”他恍然大悟“那么,我现在就把这堆煤送还到主人家去吧!也就算给他道歉了,行吗?之后再到堆场把咱家的煤拉回来”说完便大步流星走出房间。

伯母看着他那憨憨的样子和粗犷的行为,真不知道是该抱着喜,还是该抱着忧!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