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转载】献给攀枝花发展历史中的先驱者们  

2014-10-15 08:34: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之祥人生路上的丰碑

----

值此攀枝花建市五十周之际,谨以此文献给攀枝花发展历史中的先驱者们。

 

刘之祥教授一生从事教育工作,培养地质、采矿人才和学术理论研究。偶有地质探矿调查,成果却颇丰,其中1940年发现攀枝花钒钛磁铁矿,是他人生路上的一座丰碑。今年八十六岁的资深采矿教授高澜庆,用三句话概括了他一生的业绩:

部聘教授、采矿专家、教育家;

采矿学科理论中三个领域的开拓者、奠基人;

攀枝花钒钛磁铁矿的发现者、报矿人。

本文主要回顾忆述刘之祥在发现攀枝花钒钛磁铁矿过程中的功绩,纪念先驱者在攀枝花发展事业中作出的贡献。

一.   刘之祥生平简历

刘之祥1902年生,河北清苑人,民盟盟员。1922年入北洋大学预科,1924年转采矿专业本科,1928年毕业。1928年—1929年开滦煤矿实习生,1929年回北洋任教,助教—讲师。1937年—1939年初,任青海金矿探矿队长。抗日战争天津沦陷,北洋外迁西安,后又到汉中建西北工学院,1939年刘之祥任西工矿冶系副教授。之后,又到会理铜矿任工程师。1939年底国立西康技艺专科学校任总务长,后任教务主任等职务,同时任采矿教授、采矿系主任。1943年获颁部聘教授。194512月—194612月,以研究员身份到英国皇家采矿学院、19471月—19477月,到美国科罗拉多州矿业学院考察研究。19477月回北洋大学任教。1948年任北洋大学采矿工程系教授、系主任、采矿研究所所长。天津解放前夕,教师和学生自发组成临时维持委员会,刘之祥任副主席,保护学校,迎接天津解放。解放后,该机构得到天津市军管会批准,刘续被任命为副主席,并兼代工学院院长。1949年初,该机构撤销,组建新的校务委员会,刘任委员、常委、兼秘书长,教学和研究职务不变。解放后,19516月中央教育部在北洋大学的基础上成立天津大学筹备委员会,刘是校产清理委员会委员,19519月为天津大学建校计划委员会委员。

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后,北洋大学采矿系并入新建立的北京钢铁学院(现北京科技大学),刘随调,担任校务委员会委员,多届校工会主席,采矿系教授。

社会及学术兼职,曾先后兼任天津市工程师学会理事、北洋大学教授会主席、北京市科协理事,北京金属学会理事。

二.   刘之祥在发现攀枝花铁矿过程中的历史功绩

攀枝花铁矿于19409月发现,当年作出重大贡献的主人公们都已作古,今天忆述这一段重要历史过程,本着尊重历史的原则,以前辈们留下的第一手资料为依据。这些材料最有权威、最有公信力,以此重现历史本来面貌。

 宁属地区地质和矿产调查  刘之祥领衔受命

1937年中日战争爆发,日本侵略者气焰嚣张,1940年我国大片国土沦陷,与此同时 ,我国大量矿产资源也落入日本侵略者手中。抗日战争,急需更多的枪炮武器和汽车等运输工具,提供这些物资,有赖于支撑制造业的矿物原料。在有限的国土范围内探矿、采矿便成为当时执政者和全国人民的急切期盼,成为广大知识分子特别是大后方知识分子报效国家和人民的共同愿望。李书田和刘之祥都是其中的一员。

李书田1927年北洋大学毕业,1932年北洋工学院院长。“七七”事变后组建西安临时大学,1938年在汉中筹建西北工学院。1939年底受命到抗日后方西昌筹建国立西康技艺专科学校,兼任校长。1941年筹建贵阳农工学院任校长。抗战胜利后回北洋任校长。1949年去美创办私立世界开明大学,1988年去世。刘之祥和李书田是同乡,是校友、师兄弟,也是领导和被领导关系。他们来到西康有一个共同身份,日本侵略战争的逃亡者,都是抱负抗日战争重任的热血志士。1940年初,李书田作为校长,在领导筹建西康艺专的同时,开始谋划宁属地区地质矿产勘探调查事宜,以解决国家对战略矿产资源的渴求。他先在雅安与经济部官员陈华洲商定,再与西康地质所所长张伯彥(字铸渊)洽商,议决地质矿产调查的相关事宜。194012,李书田发文地质所,文称:铸渊所长仁兄大鉴,前在雅安曾与陈华洲兄商谈由本校与贵所合作调查宁属地质矿产俾利开发并经电商同意,兹将办法及预算审慎拟定,特连同致贵省建设厅公正一件一倂送请。《西康地质调查所与国立西康技艺专科学校合作调查宁属地质矿产办法》,共八条,这里特实录几条:

1.高级技师由康专矿冶科地质教授担任,助理技师由西康地质调查所酌派。

2.调查区域暂以宁属为范围。

3.调查地点及路线,由地质调查所商同,康专决定,先自与地方有切实急需之矿产入手,出发路线均以西昌为起点。

4.调查经费由西康地质调查所调查费项下拨发。

5.调查所搜集之岩石矿物标本,以一份存西康地质调查所,一份存康专地质陈列室。

(下略)

这份《合作办法》分别呈报了教育部和西康省政府。

同年稍后,康专通过《宁远报》、《重庆大公报》、《中央日报》、《教育通讯周刊》等多家媒体,发布《国立西康技艺专科学校本年度各教授均已聘定》的新闻稿,有关刘之祥一职明确“刘芝生(名之祥—引者)先生(北洋)为探矿采矿副教授兼主持宁属地质矿产调查事宜。康专和地质调查所的合作办法明确宁属地区矿产调查的高级技师由康专出,而康专内部又明确刘之祥兼主持宁属地质矿产调查事宜。因此,落实康专和地质所合作调查宁属地区地质矿产的重任,顺理成章地落到了刘之祥肩上。在随后开展的地质矿产调查中,刘之祥被委派为领队。李书田在19871017的信函中,对1940年宁属调查过程忆述:

第二次调查时同行者有常兆宁君(就是当时西昌行辕的常隆庆先生),这次调查发现了攀枝花大铁矿。当时我所以发起这两次调查者,纯为开发国家资源,遂和西康地质调查所的张伯彥先生共同商决,由西康技专出人(刘之祥),由西康地质调查所出钱,负责经费。调查出发前,常隆庆临时加入,刘之祥为领队。

以上资料显示,1940年宁属地区地质矿产勘探调查,是一次有目的、有组织、有计划的调查活动。同时也表明,康专和地质所在履行合作办法的过程中,康专是主导者,李书田校长是发起人和组织者,刘之祥为领队,刘领衔实施宁属地区矿产调查。

 攀枝花铁矿从沉睡中醒来   刘之祥报矿公诸社会

1940年刘之祥得知自己被受命宁属地区地质矿产调查,一方面感到责任重大,任务艰巨,同时也感到机会来之不易,可以直接为抗日战争出一份力,使命光荣。他一面协助李书田为筹建康专、迎接第一批学生的到来尽自己的一份力,同时积极筹划,为即将开展的地质矿产调查进行准备。

这一年,刘之祥根据康专和地质所的合作办法”,先后对宁属地区进行了一北一南两次调查。

第一次,1940530,刘之祥从西昌出发,只身进入宁属北部区域,路经泸沽、冕宁、拖乌、安顺场、芍药槽、富林、海棠、越巂等十多个地区。这一地区地势虽然平坦,但少数民族聚居,经济文化极为落后,环境条件很差,吃住都很困难,或住路边小店,或借助修路临时蓬所,或露宿野外。如入住一小店,看似黑桌面实为密麻麻的苍蝇;蚊帐爬满臭虫,夜不能寐。刘之祥克服困难,完成了这一地区的勘探调查任务,初步调查了这一地区的地貌特征、地质结构,探明这些地区的金、银、铜、铁、煤、石棉、云母、瓷土等多种矿产资源,考察了有些地区对资源的初期开发情况,为后来的进一步开发利用指明了方向。这次调查于714回到西昌,历时一个半月。这次调查刘之祥撰写了《西康宁属北部之地质与矿产》调查报告,于19417月,国立西康技艺专科学校以“丛刊之二”公开出版,调查报告附插图24幅。

第二次是对宁属南部的地质矿产调查。这是一次有重大发现、开创攀枝花历史新篇章的调查。这次调查除刘之祥、常隆庆先生外,还有两名助手和佩带枪支和手榴弹的四名士兵。1940817,刘之祥等八人组成的队伍从康专校门外出发,刘之祥骑马,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一马当先”的照片记录了有历史意义的这一瞬间。这支队伍在刘之祥带领下,出西昌,进入彝族少数民族地区,他们爬山越岭,涉水过河,穿过盐源,于95下午到达盐边县攀枝花村,住进保长罗明显家。这是一个十户左右人家、人口不足百人的小村子。在这里,攀枝花铁矿离他们近在咫尺,但沉睡着,它们即将在第二天被唤醒。刘之祥在19852月做的口述录音中生动地讲述了发现攀枝花铁矿的过程:“当天吃过晚饭,在罗明显院子里散步,脑子里闪过钨矿专家李国卿在江西发现钨矿的故事。李国卿在江西找矿,住在小店 “小妹”家,他在锅台上发现了一块矿石。他把这块矿石寄到他的母校英国皇家矿业学院,证明这是一块很好的钨矿石。随后他在江西找到了大钨矿,并且垄断了这些钨矿,接着垄断了中国的钨矿。以后他在纽约开办了钨矿公司,把美洲和非洲的钨矿也垄断了。”不同职业的人都会潜藏特有的职业意识,刘之祥是出来找矿的,走到哪里都会想着这里会不会有矿石,再加上李国卿发现大钨矿这个故事的启发,于是开始扫视罗家院子,发现了在墙边真有两块磁铁矿的矿石。第二天早上他把这一发现告诉了常隆庆,并向罗明显问明了情况。罗说这种石头就是附近山上捡的,很多。当即刘、常在罗的带领下,登上了尖包包、乱崖、硫磺沟等山头,发现了多处铁矿露头。刘之祥仅测量了几处露头,储量就有一千万吨以上。刘之祥后来感慨地说:攀枝花是偶然发现的,但也是个机会,错过这个机会,攀枝花矿就找不到了。在这么广阔的地域里找矿,像在大海里捞针似的,所以办事要留心。得细心,也得有机会;这个地方有矿,你不到这个地方就找不到矿;到了这个地方,不认真、不细心,也找不到矿。” 这应该就是地质矿产调查中的偶然性与必然性的关系。

在当时,攀枝花铁矿在宁属地区,以至在全国都算是一个大矿。发现这么大的铁矿,刘之祥他们真是高兴得不得了。刘之祥尽领队之责,写信向这次调查的发起人和组织者李书田校长报告。李书田收到刘之祥的信函后,即于1028签发新闻稿,发送《宁远报》《建宁报》《重庆大公报》《中央日报》等十家报社,发布刘之祥等人在攀枝花发现大铁矿的消息。新闻稿《国立西康技艺专科学校刘副教授芝生与西昌行辕常专员兆宁在盐边县发现大量铁矿煤矿》,摘录如下:

“国立西康技专创办之初,李校长耕砚(李书田字—引者),以开发西康及宁属,首宜注意地质矿产之调查之勘估,特别注意从前未经调查之区域,以期发现有价值之新矿区。李校长去年十一月由渝赴建行抵雅安时,即向西康省建设厅及西康省地质调查所洽商合作调查宁属地质矿产,旋即双方决定先自越雋冕宁调查,继赴盐源盐边。本年四月间国立西康技专派刘副教授芝生前往冕宁、越雋调查,七月初返校,整理调查资料,及所采集之标本,绘制地质图,编撰详细报告。嗣于8月初李校长商请西昌行辕张主任加派常专员兆宁会同前往盐源盐边两县调查,先至盐源,再赴盐边,在该县攀枝花附近发现大量铁矿处,系磁铁矿。 后叙攀枝花地理、交通、资源条件优越,以及刘之祥他们沿途遭遇种种艰难险情。

在抗日战争急需资源支持的年代,发现攀枝花大铁矿的消息一经向社会公布,立即引发社会的热烈反响,特别是康专和西昌市更是街巷轰动。当刘之祥一行1111回到西昌时,学校为刘之祥举行了隆重的庆功会。这种振奋人心的效应延续了几年之久。1944年,时任西康省主席刘文辉到西昌,专门去康专作报告,报告中特意表扬刘之祥,为西康省发现了大铁矿,为他省做了重要贡献,向刘表示感谢。1945年,蒋介石为免云南省主席龙云职,夫妇俩在西昌逗留时,在康专参观了矿石标本陈列室,校方在刘的住所(刘公生祠门口的一间小屋)招待蒋介石宋美龄临时休息(刘当时在重庆)。

发现攀枝花铁矿的历史文献和实际过程表明,刘之祥是攀枝花矿的发现人、报矿人,并经过李书田通过新闻媒体向社会公布,成为发现攀矿的代表人。

  攀枝花铁矿的发现由实践经历转化为学术成果   刘之祥科学论证发布调查报告

刘之祥是一个办事认真、作风务实、工作细致的学者,这在他的教育工作中是如此,在其他活动中是如此,在发现攀枝花矿这次调查中也是如此。

1940年进行的两次调查中,他把当时有的、能够带的仪器设备都带上了,主要有普通空盒气压表,测量海拔高度、地形;勃兰顿袋内罗盘仪,测量方向;腿上绑一个计程器,经常记录手腕上的手表时间;还有一把地质锤、皮尺、照相机等。这就可以测出行程中的方位,行进距离和海拔高度。

刘之祥的第二次调查,817从西昌出发,1111回到西昌,共87天时间,行程1885公里(西康境内1139公里,云南境内746公里)。路经河西、盐源县、白盐井、梅雨舖、黑盐塘、黄草坝、永兴场、盐边县、新开田、棉花地、弄弄坪、攀枝花、乌拉、火房、力马、蓽苴芦、长官司。入云南境,至华坪县,经新庄、良马乡、仁里、德義乡、杨家坟。至永胜县,经金关、关牛栏、梓里桥。过金沙江,至丽江县,经石鼓、白沙、玉龙雪山、鸣音、长松坪,凤科。渡金沙江,而至永宁,过永宁海折回西康境内,经大石包、核桃园、盐源县而返回西昌。从西昌出发,回到西昌,在刘之祥绘制的沿途地质地理图上,是一个封闭的圆圈,在这个圆圈上标注了280多个地理名称,以上列出的是其中一些主要地名。刘之祥说,他每天要用随带仪器测2030个方位、高度、距离等数据,记录地质构造、矿产等情况。能够形成一个封闭圆圈,说明他测量的数据是准确的,是经得起检验的。

回到西昌以后,刘之祥一方面把采集回来的五个马驮子矿石(十箱),根据康专和地质调查所“合作办法,一部分交地质所,一部分留康专。留康专这部分,建起一个矿石标本陈列室,这是康专的第一个实验室。矿物标本同时经化工系龚准教授化验,矿石内含钒钛等贵金属元素,确认攀矿为钒钛磁铁矿。刘之祥按照康专和地质所在调查前的约定要求,依据他收集到的大量而详实的第一手资料,开始撰写调查报告、绘制87天历程沿途勘探的地质地理图。经过八个月的认真工作,完成了《康滇边区之地质与矿产》调查报告。这份调查报告于19417月(民国三十年七月)以“国立西康技艺专科学校学术丛刊第三号公开出版,落款“探矿教授刘之祥编”。这份调查报告是一份亲身经历的实践成果,也是经过科学论证的学术成果。调查报告的公开出版,呈献给了国家,也明告社会。

《康滇边区之地质与矿产》调查报告,内容全面翔实,编制严格规范,成稿精工细致。全文分设目录、引言、第一章 沿途地质、第二章 矿产、插图目录、英文提要,共五个部分。以下择其要概述:

1. 引言

. 调查的起止时间;行程的主要地区和计程公里;所带仪器设备;沿途的恶劣环境以及包括危及生命的多次险情;祖国的大好山河和沿途的风土人情。

. 概括勘查成果、矿产资源,突出的是:矿产方面,则发现弄弄坪之沙金矿,及他处之煤铜铁等矿产。……,其最有价值者,当属盐边县攀枝花之磁铁矿,铁矿储量可达一千万公吨以上,属宁属第一,亦全国不可多得之大矿。

开发攀枝花铁矿的诸多有利条件和可供选择的几个建厂方案:攀枝花距金沙江仅十余里,皆系下坡,运输便利。金沙江对岸永仁县那拉箐大煤田,质佳而量丰,顺江运下,亦极省力。钢铁厂可设于江边之倮果,以永仁县之煤,炼攀枝花之铁,天然之条件,颇合理想。又可将大湾子之赤铁矿,由雅龙江顺流而下,运至倮果,同时冶炼,尤可减磁铁矿冶炼方面之困难。亦可在会理县黎溪之南,沿金沙江处,设大规模之炼钢厂,对外交通,将来有四祥公路,器材及机械之运输问题,得以解决。矿石则一方面取给毛菇坝之磁铁矿,一方面取给于攀枝花及大湾子之矿石。连同永仁之煤,炼制成焦统由金沙江顺水运下。盖此段江水平静,亦无大滩,载运五千余斤之木船,可以通行。 殷殷期盼,攀枝花将来吾国重工业之中心,其唯此地乎?

2. 第一章  沿途地质。共列六节,分别为西昌至盐源县、盐源县至盐边县、盐边县境内、盐边县至永胜县、永胜县至丽江县、丽江县至盐源县。

3. 第二章 矿产。共十六节,在第一节总论中指出:西康省和云南省,矿产之种类颇多,如金、银、铜、铁、锡、铅、煤、石油、硫磺、石膏、石棉、硝、锑、钨、锰、瓷土、及耐火材料等,无一不备。此次康滇边区调查,共七县之区域,在康边则以金属矿产为多,种类亦繁,尤以铁矿为最佳,如冕宁县之泸沽,会理县之毛菇坝,及盐边县之攀枝花等处,皆其较著者也。滇边则以煤矿为多,如永仁之那拉箐,华坪之泥巴箐,品质皆佳。在分列各节中,对盐源县禄马堡南矿山樑子磁铁矿、盐源县白盐井盐矿、盐源县火烧堡褐炭、盐源县黑盐塘盐矿、盐边县麻柳坪砂金矿、盐边县弄弄坪沙金矿、盐边县攀枝花磁铁矿、盐边县乌拉附近煤田、盐边县阿卡坭附近煤田、盐边县火房大湾子赤铁矿、盐边县大石房大矿山磁铁矿、华坪县泥巴箐煤矿、盐边县大石包铁矿坡铁矿等矿产,它们的矿床分布、储量、开采情况、发展前景,都有较详细论述。攀枝花铁矿的勘探调查,在当时的条件下,更是力求精确,包括比重、矿床的长、宽、厚,对测量的露头分别列出计算公式。 总计尖包包和营盘二处磁铁矿之储量,共为一千一百二十六万四千旽。若再加入附近他处之磁铁矿,其储量当不只此数。 有一遗憾之处,此次他们没有带挖掘器材,仅以露头计算,否则初估储量应当可观得多。

4. 插图。共计21幅。这些图绘制精良,规范工整,有调查人、缩尺、制图时间;既有详细的地质和地理图例标注,又配有中英两种文字明示。在这些插图中,包括 西昌盐源县沿途地质图(四十万分之一);康滇调查沿路地质图(四十万分之一),这是一幅从西昌出发回到西昌的闭合路线图;攀枝花铁矿的矿区图,在这幅插图中,等高线、矿体露头等清晰标明,一目了然。

(英文提要 略)

刘之祥完成调查报告,由康专正式出版,共印100多份,康专和地质所各分50份,刘自己留有几份。稍后刘告知经济部长翁文灏,给他两份调查报告,告知教育部长陈立夫,给他一份调查报告。教育部看到调查过程深入,吃了不少苦,冒了几次险,发现了大铁矿,调查报告和地质地理图都齐备,这个工作不易,成绩很大,于是奖励他2000元,1943年获颁部聘教授。此外,调查报告还送当时西康建设厅厅长叶秀峰一份,矿冶研究所所长朱玉伦一份。现知成都地质馆和攀枝花市档案馆、史志办个别退休人员私人处都存有这份报告。

《康滇边区之地质与矿产》调查报告,成为一份经过科学论证的学术成果,是因为刘之祥是亲身经历者,到了攀枝花矿区,亲手触摸到了露头的矿石;他收集到了在当时条件下尽可能完整、真实的数据;他把地质构造和矿床分布形成一个整体,进行了定性和定量的综合分析研究;他提出了把潜在矿产资源和未来开发利用以及几个设厂地址选择方案的预测报告;作出了攀矿及钢铁企业成为中国重工业基地的前景展望。这一成果体现了一个学者的战略眼光和严谨的科学精神。调查报告作为一份实践和科研成果,是经得起历史考验的,几十年来,攀矿、攀钢、攀市的发展就是最好的明证。

 发现攀枝花铁矿   既是物质成果   也是精神成果

刘之祥接受“领队”重担,开展宁属南部地质矿产调查,充分知道完成这一次任务是充满艰苦和风险的。地质矿产调查,本身就是一项艰苦的工作,跋山涉水、风餐露宿、饥渴难济,这都是常事。这次调查的特别之处在于,调查区域是彝族少数民族聚居地区,当时的国民党政府不重视少数民族社会、经济、文化的救助和发展,以至社会仍处于奴隶制形态,社会混乱,奴隶主之间群殴、任意抢劫、掠夺,路人被劫杀都不鲜见。当时很多人都知道这种情况,刘之祥也知道。

刘之祥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对1940年的两次调查,自己做过一些回忆。19408月开始的第二次调查组成时,康专原定人选为康专地质教授XXX(为免使该教授晚辈尴尬,作者将其姓名隐匿)。这与康专和地质所签订的合作办法第一条规定的高级技师由康专矿冶科地质教授担任是一致的。为什么后来改派刘之祥?在这之前不久,西南联大一教员在宁南勘探时被土匪劫杀,这起事件引起社会震动。其母得知后,不愿儿子去这种危险地区,而他又很听母亲的话,不愿意去冒险。他不去就改派刘。改派刘也是有根据的,在1940年康专对教授聘任书中就明确,刘兼主持宁属地质矿产调查事宜。刘接受这一任务,也有不可忽视的主观原因,他说:我在后方没带家属,在国破家亡的情况下,能为国家出点力冒点险,就是因此牺牲了也是光荣啊,所以我很愉快的接受了这一工作。  连牺牲生命都不怕,其他困难就都不在话下了。

李书田19401027关于发现攀枝花铁矿的新闻稿,刘之祥在《康滇边区之地质与矿产》调查报告的引言,都概略的提到这次调查一路上遇到的困难和危险。19852月,刘之祥在发现攀枝花铁矿的口述录音中,对有生命威胁的几次危情,讲得更具体些。不过相隔四十多年后,回顾往事,讲的人如拉家常、讲故事,听者如果身临其境,作些设想,一定还是惊心动魄的。

一次在盐边县穿过稻田,垅很窄,刘和马同时摔倒。稻田水深一尺多,下为淤泥,马压住了刘的左腿,刘只有头露在水面,不敢动弹,否则马一动或翻身,人就会全部压进水里,那就没救了。坚持了一刻多钟,适遇路人,人、马被救起。一路上,人们见到骑马的泥水人都指着笑,说怎么成了这样子?

第二次在驼伯山,天黑前向彝人借宿,彝人不愿收留,便说前面不远就有住家。可这一队人马,一走就走了六个小时,也没见到人家。走到一个陡坡平坝子时,立即立起了八、九十个人,每人拿着一把明亮亮的刀,一个贵族骑着马,带着枪。都是荒野山路,刘、常走在前面,士兵落在后面。刘、常进入了这伙人的包围圈,七把明亮的钢刀架在刘的脖子周围。彝人有个习惯,杀人前先吼,他们吼叫着,准备杀人。四个兵还没赶上来,常带的一把航空手枪也不敢拿出来。正在危险时刻,四名士兵赶到,每人手里有枪,还有手榴弹,双方一看都不敢动手,心里都明白,一动手就是两败俱伤。在僵持中,彝人翻译嘴巧,说这几个人是找矿的,没有钱,驮子里装的都是矿石。且说,这人可杀不得,这是蒋委员长派来找矿的,要是杀了他们,蒋委员长就派天菩萨来了。天菩萨就是飞机,他们是怕飞机的。一面解释,一面吓唬,那伙人退了,逃过了一劫。

第三次是在云南永胜县一个山坡,听到两声枪响,见一个人从山上逃下来,急喘喘地说上面有十二个土匪,劫了他的马和东西。随后又听到朝刘他们方向开了两枪,情急之下,刘让四个士兵分两路包抄他们,结果擒住了六个,跑了六个,用绳子捆上这六个人,交给了县政府。可第二天一早就听说这六个人都被放了,路人说他们和政府都是勾着的,截得的财物政府都有一份。

第四次,是在刘等一队人马的必经之路,路左边较平缓,右边一人多高的高坡上是大片的森林。县政府事先就告诉说,这地方每个月都要发生劫案三、四十起,命案很多,要特别小心。刘等经过这里时,高度警惕,士兵们都端着枪、扳着机子面向森林,常隆庆也把手枪拿了出来,只要有风吹草动就准备向树林开枪。因为刘等早有戒备,匪徒没敢照面,没开一枪就平安的通过了。后来听当地的店客说,彝人知道他们有枪,头天晚上就召集百余人大会,准备埋伏在树林,等他们路过时,猛然间从林中出来跳下坡先杀人再抢枪。因为这里的枪支、子弹、鸦片是最值钱的。可彝人见到了有准备的对手,没机会下手。其实这次是最危险的一次,也是化险为夷最成功的一次。

还有一次,正值雨季,山路窄而滑,刘连人带马坠入了山沟。沟深三十多米,坡很陡,人滚下去根本抓不住东西,一直滚到谷底才停下。幸好都是皮外伤,人和马一瘸一瘸的在山沟走了二十来里,才爬上山坡与常会合。

地质矿产调查都会遇到重重困难,刘和常这一次是在特殊环境中,明知要冒生命危险的一次特殊调查。刘之祥遇险不惊,冷静应对,逃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劫难,不能不说他为国为抗日不惜生命的精神力量是一个重要因素。

刘之祥一生对人宽容大度,从不计较自己的得失。他的个人素质在这次调查中,处理和常隆庆的关系,也得到了体现。刘学的是采矿,常学的是地质,两人关系处理好了,专业知识可以互补;处理不好,争执会不断。上世纪七十年代,刘回忆常隆庆先生加入这支队伍时的情形。刘买了一匹白布,做了一顶帐篷,买了行军床,还准备了斧头、炊具等,刘正在打理行装时,常隆庆来找刘,说希望参加这次调查,后经李书田同意,李又和张伯彥商量,得以加入,成为李书田说的临时加入的同行者。俩人在这次调查中的地位和作用显然有区别。但我们看到在沿途拍摄照片中,俩人的关系是融洽的,队伍从西昌出发时,刘是在最前面一马当先,以后的照片有时刘在中间,有时常在中间。在正式出版的调查报告引言中,刘特意说明:同行者,有常兆宁君,系西昌行辕地质专员,对沿途地质情况,常君供给之资料颇多。对常隆庆在这次调查中的作用作了充分肯定。直至19852月刘的口述录音中,仍提到攀枝花这个地方,我和常隆庆过去都没有来过,都是第一次。攀枝花铁矿是我和常隆庆共同发现的。 在功过是非问题上,坦荡的胸怀始终如一。但历史不应该被任意雕琢,我们不能接受2010年前后出现的少数人扭曲历史的种种做法。他们把刘、常在发现攀枝花铁矿中的地位人为地颠倒了,这是不正常的,这种做法没有文献资料依据,也缺少实事求是、光明磊落的态度。

刘之祥寄托在攀枝花铁矿开发的热切期盼,贯穿了他的后半生。在《康滇边区之地质与矿产》调查报告“引言”中,刘之祥提出了未来开发可供选择的几个方案后,接着说:故攀枝花之铁矿,或在倮果冶炼,或在会理冶炼,皆应即日开发,以建设后方之军工业。况该地居后方之安全地带对外有险可守。 急切之心,跃然纸上。在以后几十年里他一直关注着攀枝花的消息,为解放前的不作为着急,为解放后的大开发高兴。19852月口述录音中,他坦诚自己的心情;攀枝花矿是194096发现的,并且在报上公诸于众的,可是过了一、二十年没有人动,使得宝藏仍然埋藏在地下。毛主席说过这么一句话,要不开发攀枝花矿,我觉都睡不着。所以,以后大力开发。当然劳动人民费了很多心血,攀钢才有今天。我们那时骑着马、步行才能到的荒凉地方,现在是汽车、火车全都有,一切设备都有了。所以,现在看到攀钢的变化,使我心情特别喜欢,我也感谢劳动人民的艰苦奋斗,感谢党的有力支持,使攀枝花有了今天。攀枝花的今昔对比,很说明这个国情的变化。 今天,攀枝花探明铁矿储量已达100多亿吨,攀钢已成国内大型钢铁企业,攀枝花市已建成为有着100多万人口的西南新兴城市,中国钒钛之都。攀枝花开发和建设的巨大成就,当可告慰七十年前发现攀枝花铁矿、揭示攀枝花历史开篇的先驱者们,刘之祥的在天之灵也可安息。

刘之祥凭借着发现攀枝花铁矿中的功绩,以及在这一过程中表现出的忘我献身精神、不畏艰难勇于实践的探索精神、严谨的科学态度、宽厚待人的品格,使得这一壮举,不仅成为他一生中物质成果的一座丰碑,也成为精神成果的一座丰碑。

 

附注:主要参考资料:

 

1. 《宁属北部之地质与矿产》      

刘之祥  19417月(民国三十年七月) 国立西康技艺专科学校丛刊第二号

 

2.《康滇边区之地质与矿产》          

刘之祥  19417月(民国三十年七月) 国立西康技艺专科学校丛刊第三号

 

3.《发现攀枝花铁矿的口述录音》      刘之祥  19852

 

4.《西康地质调查所与国立西康技艺专科学校合作调查宁属地质矿产办法》     

李书田 194012(民国二十九年一月二日)  国立西康技艺专科学

《康专图鉴》  出版者  西昌学院  201310  四川大学出版社

 

5.《攀枝花巨型铁矿发现之由来》     李书田回忆  19781017

 

6. 《宁属七县地质矿产》            常隆庆   19379

 

7. 《盐源盐边华坪永胜等县矿产调查报告》  常隆庆   19426月(多方寻觅未得,无法引用和置评)

 

 

北京科技大学       刘之祥晚辈

              2014.01.22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